青少年性教育:垃圾桶不是我故乡

 论坛设置了对话环节,如就“青少年意外妊娠与流产高发的原因与应对”邀请不同视角下的社会人士进行现场论道。 “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垃圾桶,就是我故乡……”


论坛设置了对话环节,如就“青少年意外妊娠与流产高发的原因与应对”邀请不同视角下的社会人士进行现场论道。


“小时候,妈妈对我讲,垃圾桶,就是我故乡……”在新媒体如此发达的时代,父母们关于孩子“我从哪儿来”问题的回复已经骗不了多久了,再不适当普及性教育,孩子们就要自己探索了。

7月29日,第二届中国性教育青年工作者论坛(简称你我论坛)在北京召开。来自政府、媒体、企业、NGO等社会各界代表与青年人欢聚融合,共同讨论青少年性教育事业。

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副秘书长俞华和玛丽斯特普国际组织代表处首席代表刘丽青先后致辞,她们呼吁:你我论坛力图为性教育从业者,尤其是青年工作者提供一个发声、对话、项目展示、资源获取等机会的开放平台,同时也为政府、媒体、专业机构等了解青少年参与性教育开启了一个窗口,希望更多的社会有识之士为青少年性教育公益主流化和青少年的充分参与提供支持,共同推动我国的青少年性与生殖健康促进工作获得可持续发展。

众多一线性教育青年实践者,在论坛上讲述了从事性教育的实践与思考。

“小学就开始性教育是不是早了点儿——一点儿都不早,荷兰的性教育从幼儿园就开始了,真正的从娃娃抓起,而且并没有造成不好的影响,反而获得了全世界最低的青少年女性怀孕率。”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研究生魏重政强调。

农村性教育如何开展?广东省绿芽乡村妇女发展基金会张新宇表示:“我们在农村做性教育,有几个关键词:赋权、发展、尊重、信赖。有趣的方法很重要,我们也很需要跟各种营销组织学习下方法。”

青少年怀孕、流产问题层出不穷,怎样应对?在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诊所实习的隋真说:“要降低人流量,就要提高避孕措施使用率,就需要提高性教育普及程度。流产前后也是更好进行性教育的时机,我们机构也进行流产前的咨询、怎样避孕、关系教育等。”

年轻人五花八门、新鲜有趣的发言,在欢笑背后是不容乐观的中国青少年性教育现状。

美国计划生育联合会诊所 隋真

那些计生诊所里的故事

我们经常能看到这样的无痛人流广告,姑娘问:“开始了吗?”医生回答:“不,已经结束了。”这些诊所还会有很大的竞争,比如“今天做人流,明天就上班”“今天做,今天上班”等。简直是在鼓励大家。(事实上,不可能三分钟的)

有人说,我们不如反着来,强调一下流产的风险是什么。但只强调风险就好了吗?我在美国流产机构实习的时候,遇到过一个18岁的姑娘,十分担忧地问是不是以后不能生孩子了,但她本身没有能力抚养孩子、要继续学业,即便副作用可怕,但还是阻挡不了她。

事实上,美国因为有基督教等宗教因素,人工流产的阻力很大,但人流数量并没有下降,反而是因为劝导工作增加了时间成本。我国在政策上并没有太大限制,但社会上有一些污名化现象,“我不在乎是不是二手货,只在乎有没有死过人”这种歧视非常严重。

我在诊所遇到过一个女孩,因为社会的压力,希望伪造一个自然造成流产的假象,比如故意踢打等。来到诊所时,胎儿状况已经非常不正常,我们非常庆幸她本人没事儿,因为胎儿不正常,母亲经常也会受影响。

性教育有时要肯定流产的正面意义。流产给很多未成年人重新规划自己人生、学业和家庭带来了的机会,对于未婚群体,有时候流产是为数不多的选择,即便法律全面禁止,也无法阻挡。相反,社会压力造成的不正规流产危害会更大。流产前后也是更好进行性教育的时机,我们机构也进行流产前的咨询、怎样避孕、关系教育等。

要降低人流量,就要提高避孕措施使用率,就需要提高性教育普及程度。我也曾经遇到一个已经25岁的高中生,她在非常保守的高中就读,每年因为流产而留级。当问她“以后怎样避孕?”“什么样的避孕措施对你更有用?”时,这位姑娘哭了,这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讲这个。

美国因为宗教的原因提出了禁欲型性教育,当然也有人提出全面综合性教育。宫内节育器也在美国很多学校被推广,这是女性可以自主选择的,对遭受暴力虐待的女性更加有用,因为约有1/4受虐女性曾被迫怀孕。

北京师范大学儿童性教育课题组研究生 魏重政

小学做性教育一点都不早

我们在做流动儿童小学教授性健康课和参与访谈评估工作时,也会遇到家长问,小学就开始性教育是不是早了点儿——一点儿都不早,荷兰的性教育从幼儿园就开始了,真正的从娃娃抓起,而且并没有造成不好的影响,反而获得了全世界最低的青少年女性怀孕率。

有些家长反对,因为他们理解的大多是狭隘的性教育,只是性器官、性活动等。但性教育远不止如此,还包括与他人的关系、个体性别认同等等。

而事实上在小学性教育中,孩子们并没有难堪、羞耻,他们的眼神中有很多好奇,真正尴尬的是我们的老师。很多老师刚开始的时候,有些性别词汇很难说出口。但后来老师们在培训中也逐渐接受了,并且这对他们和自己伴侣的亲密关系也很有益。而孩子们最感兴趣的包括生殖器官、性活动、青春期,还有少数对口交、肛交感兴趣。

小学阶段也非常需要告诉孩子这些知识,并且循序渐进,当在接受了前期认识后,在高年级告诉他们怎样保护自己,就很容易被接受。

而我们也看到很多不错的教育成果,孩子们终于知道自己不是石头缝蹦出来的或者垃圾桶里捡回来的,而是精子和卵子相遇;养成了良好的卫生习惯,因为只有整体的卫生习惯好了,性器官的卫生才更容易改善;学生的自我保护意识有所提升,会拒绝不舒服的身体接触;在上完六年课后,孩子们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隐私部位,提高了自我意识、权利意识和性别平等意识,对同性恋等的理解也会提升。也希望以后义务教育阶段有更多全面性教育的内容。

广东省绿芽乡村妇女发展基金会 张新宇

性教育首先要有趣

在大部分乡村,性别歧视几乎还是常态,并且缺乏避孕、性疾病常识和良好的卫生环境。而当问题发生时,往往缺少合适的解决途径。

我们在农村做性教育,有几个关键词:赋权、发展、尊重、信赖。有趣的方法很重要,我们也很需要跟各种营销组织学习下方法。刚开始的时候,即便活动搞得天花乱坠,也很少有人来参加。于是去调查,阿姨们说,你们提供点道具组织跳广场舞,我们就来。在缺乏娱乐的农村,一个简单的广场舞,往往能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他们对自我的关注会增加,自信也会提升。

NGO工作,挑战的是歧视和不平等,歧视是不给你选择的机会、不听你的意见。我们如果带着自己的课程去强推给他们,不也是不尊重他们的意见?

艾滋徒步项目协调人 流逝

用21世纪的眼光看艾滋

在来会场的路上,我跟出租车师傅聊天,问:“您认识艾滋病吗?”“认识啊,艾滋病可恐怖了,用公用马桶啊什么的,都很容易传染的。”很多人甚至一些大学教师对艾滋病的认识都是类似这种的。我们在引擎搜索艾滋病时会发现很多形销骨立的照片,真的是这样吗?

在艾滋病发现初期,的确是很恐怖的,但现在,对艾滋病的防治已经像糖尿病一样可防可控,正常治疗的话,可以活到人类的正常寿命。

上世纪90年代,美国提出了应对艾滋病的ABC法则,即禁欲、忠贞、安全套,后来又提出了CNN原则,即安全套、针具交换、商议。而21世纪医学界的策略是药物,包括预防性服药和暴露后服药(紧急性阻断)。

而当前的挑战是:怎样在数字化的当今,在网络速配时代,加入防艾知识;新型毒品蔓延,最大宣泄口是性行为;反歧视。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29407000:2017-08-18 20:46:09